唯一被中央统战部追认“爱国人士”的上将却死于义子之手

1950年6月18日凌晨,台北松山机场旁的马场町刑场,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只说了一句:“向我的头部开枪!”就转过身去,再不言语。随后,几声清脆的枪声打破黎明前的安宁,枪声响过,老人应声倒地。

第二天,台湾权威媒体刊发了这样一条消息:逆贼陈仪因派遣亲信,策动叛乱,依《(修正)惩治叛乱条例》判处死刑,执行枪决。

至此,这位前清遗老,前台湾最高行政长官和浙江省主席,被自己的校友杀害,长眠于宝岛。

陈仪,字公洽,号退素,188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。陈仪幼时勤勉好学,熟读四书五经,写得一手好字。家境不俗的陈仪从小被父母寄予厚望,19岁去往日本镀金。在日本士官学校,陈仪结识了同样来自于国内的同乡学长蒋瑞元,也就是后来的蒋介石。

回国后,陈仪参加了北伐战争,再次见到了同乡校友蒋介石,彼时,蒋已贵为军长。陈仪和蒋介石的这一次重逢,属于双向奔赴。

怎么讲?陈仪一生几易其主,他一直要找一个有实力、有势力、有抱负的金主;对蒋介石而言,陈仪流利的日语和与日本千丝万缕的联系,正是他所看重和希望加以利用的。

两人一拍即合,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从1927年7月开始,陈仪以蒋介石军事顾问的身份不离左右,直到1934年1月,奉调任福建省主席。按照惯例,蒋介石对于亲信,经常会委以一省主席的重任。相比程潜、卢汉以赫赫战功才被委任省主席,陈仪的福建省主席一职来得实在容易了些。

陈仪调任福建时,汤恩伯正在蒋介石指挥下南征北战。陈仪对汤恩伯知遇至深,说有再生之恩都不为过。

汤恩伯1926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,是陈仪的小校友,只不过,如果不是当年陈仪的慷慨解囊,汤恩伯最终也只能做一个无能的田间糙汉。

1924年,陈仪以浙军第一师师长的身份保荐汤恩伯赴日学习,并且每月赠予50大洋给汤做生活费,替他免除后顾之忧。这样的善举,一直持续到汤恩伯1926年回国。后来,陈仪又把视若掌上明珠的干女儿王竞白许配给了汤恩伯。不仅如此,陈仪还和张治中一起向蒋介石力荐汤恩伯做旅长。

几年的光景下来,汤恩伯从一个小小的兵痞子,平步青云,升到了将军的高位。日后的中原王,此时已经初具雏形。

汤恩伯的人生事业双双圆满,皆与陈仪密不可分。陈仪一生没有亲生子女,汤恩伯怀着知恩图报的心态敬奉陈仪。两人结交多年,情同父子。

陈仪执政福建多年以后,日本投降,台湾光复了。论到管理台湾的人选,蒋介石首先想到了陈仪。台湾被日本占领多年,受其各方面影响颇深,陈仪精通日语,对日本了解不浅。作为内部少有的技术派官员,陈仪比那些穷兵黩武的将领们更注重于经济恢复和发展。更重要的是,陈仪颇有文人的傲骨,不贪财,不好色,不喜欢结党营私,这在当时的内部堪称是一股清流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1945年8月,陈仪走马上任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。地方大员,手握军权,足以见得蒋介石对陈仪的绝对信任。可是,后来的事实证明,让一个没有实际战斗经验的人集军政大权于一身,未必是明智之举。

陈仪执掌台湾仅仅16个月,就爆发了由专卖局执法人员和路边小贩的争斗为导火索的“”。原本是现代社会里再平常不过的小事,竟持续发酵,迅速蔓延全岛。陈仪对当时岛内民生问题导致的社会危机估计不足,处置不当,皆因他对民意不了解,且拥兵自重,有恃无恐。

陈仪误判了形势,企图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他所理解的“外省暴民”。他一方面行权宜之计,向代表民意的处理委员会低头示好,另一方面暗暗请蒋介石武力增援。3月8日,二十一师登陆基隆港,一场空前的惨剧拉开了帷幕。根据后来的台湾官方统计数据显示,平民死伤人数高达2.8万(不含军警死亡和失踪人员)。这一场发生于近代中国最大规模的平民暴动震惊了世界。

事后,面对血流成河,蒋介石总算是清醒过来了。他想要挽回影响,首要任务是找个替罪羊。于是,陈仪被搬出来当挡箭牌。1947年5月11日,被免职的陈仪铩羽而归,离台回到了上海家中。

是年,陈仪已经64岁,按照普通人的思维,这是可以告老还乡的年龄了。可是蒋介石虽然对陈仪的台湾经历心有不满,却依然没有想过放弃他,加上汤恩伯拍胸脯保荐,第二年,蒋介石任命陈仪出任家乡浙江省主席一职。

陈仪到任不久,就收到了李济深的消息。作为民革元老,李济深和陈仪私交甚笃。陈仪到任浙江的时候,全国解放已经是箭在弦上,稍有见识的政治人物,都能够认清时局,懂得进退。陈仪是老练的政治家,饱经风雨,又怎会不明白政权的奄奄一息呢?

只不过,蒋介石吸取台湾的教训,虽让陈仪主政浙江,却不给他兵权,把浙江的兵权交给了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。此时,陈仪在李济深的牵引下,已秘密接触,准备要适当时候响应号召,起义投诚。

陈仪有了新出路,自然不能忘了他待如亲子的汤恩伯。1949年1月27日,陈仪派外甥丁名楠携带亲笔信函,赴上海拜会汤恩伯,力劝他开放长江渡口,迎接过江。

陈仪信中写得比较隐晦,意思却很明白:他希望汤恩伯能配合他一道效仿傅作义,转而投向阵营。

实话讲,这封信对汤恩伯也不是完全没有触动,据汤恩伯部下方治回忆“汤接此信,激动异常……彷徨焦灼,痛苦不安,而有难言之隐,不愿透漏……”

一边是情同父子,一边是重用,汤恩伯十分煎熬。他知道,此时的决定可能改变自己和陈仪的命运,甚至部分程度上改写历史,因此犹豫不决,难以做出决定。

1月30日,蒋介石收到了毛人凤转来的陈仪写给汤恩伯的信件照,拍照的不是别人,正是汤恩伯!

有图有真相!蒋介石又惊又怒,当即下令削去陈仪浙江省主席一职,并将他软禁在家中。

1949年5月30日,陈仪被押解至台湾。直到这里,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蒋介石置于死地。汤恩伯也没这样想,他认为陈仪只是做错了一件事,承认错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因此,从陈仪被软禁开始,汤恩伯一直想方设法让他恢复自由。

如果说一个人被内心的矛盾与挣扎所折磨是什么滋味,此时的汤恩伯肯定能说得涕泪横流。他一手把陈仪送进监狱,却又天真地想从蒋介石手里救他出来,甚至在探监时向陈仪许诺要为他养老送终。

老年的陈仪,心性有所转变,这个时候的他远不是那个指点江山、圆滑机灵的政坛才子了。即使失去自由,他也没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大错。写给汤恩伯的信,他自认为措辞严谨,感情恳切,并无不妥,他不知道的是,这偏偏犯了蒋介石的大忌。

“我这样做不是为自己,已经这样大年纪了,将来我不会出来做事。我对的一套做法是不懂的,我只为江南千百万百姓免受灾难。北平的和平解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为了你们年轻一代,将来能过好日子。”

在战乱中崛起的陈仪,最终厌倦了战争,选择为万民谋和平福祉,由此,他的爱国之心,可见一斑。

蒋介石退守台湾后原本计划伺机“光复大陆”。可是,在台湾,蒋介石发现昔年“”的余波并未平息。或者说,台湾本土居民把他和陈仪视为一丘之貉的罪魁祸首。

蒋介石想让陈仪出面认罪,可此时的陈仪却态度一贯强硬,不肯低头。权衡再三之后,蒋介石为择[zhái]清自己,顺应民意,终于决心拿陈仪顶罪。

与岛内普遍舆论导向不同的是,中国根据陈仪在浙江期间曾经释放百余位爱国人士的积极表现,于1980年1月9日发文,追认陈仪为“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贡献出生命的爱国人士”。这是除了起义爱国将领之外,高官获得的最高追认。不仅如此,陈仪留在大陆地区的亲属和秘书,都在新中国领导人的关怀和过问下,得到了善待。

1950年6月18日凌晨,台北松山机场旁的马场町刑场,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只说了一句:“向我的头部开枪!”就转过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